第1732章 出身决定一切(1 / 2)

狱出狂龙 七弦 1009 字 4天前

霓裳要带着人离开,桑灿灿脸上的得意都快溢出来了。

以仲梦然的修为,绝对不可能和霓裳作对。

而且但凡她和霓裳作对,那就是和宗主夫人作对,这和自掘坟墓没什么区别。

楚络荣脸色僵硬,有心帮仲梦然说话,没等他开口就被仲梦然拉住了袖子。

仲梦然神色淡然,好像方才受辱的人根本不是她一般。

或者说,这种场面在她刚进无相宗的时候已经看多了。

见过这世间最冷漠的嘴脸,也就不会为霓裳这番话感到屈辱了。

与其说她麻木了,倒不如说她已经练就了一颗金刚不坏之心。

她本也没想过有人会在这时候为她说话,毕竟谁都知道霓裳是琉沁的得意门生,也是琉沁的关门弟子,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非常强劲。

或许除了逍遥山的几名弟子,其他山门的弟子很少有能直接和霓裳作对的。

而且霓裳站出来也不是在为了桑灿灿说话,她就是单纯的瞧不起自己罢了。

霓裳的意思,就是琉沁的意思。

即便仲梦然在宗门内经营了几十年,如今仰慕者众多,可是又有谁会为了她去和宗主夫人为敌呢?

人心便是如此,仲梦然早就看透了。

“没想到宗主夫人的关门弟子,三言两语之间都离不开勾引男人的事情……也不知道这些事是否也是宗主夫人教的?我倒是好奇了,宗主夫人身为一宗之主的夫人,同时自己也是修为高强的修士,怎么她的弟子张口闭口都是些深闺怨妇才有的论调呢?”

霓裳昂着脑袋刚准备离开,就听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,让她顿时脚下一顿,脸上的轻蔑笑容也僵住了。

“是谁!”

霓裳没想到,在宗门之内居然真的有人敢和她作对,难道不知道和她作对就是在和琉沁作对么?

仲梦然也愣住了,她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会有人站出来替她说话。

大家都下意识地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,就见一道挺拔消瘦的身影孤零零地站在一处,他的身后只有他一个人,说明他连山门都没有。

可是站在他身边的人,赫然便是逍遥山的东宫雅和公孙嗣。

“是你。”看到说话的人是秦风,霓裳脸上怒色顿显,美眸里闪烁着杀意。

这个凡人从进宗门开始就不对劲,师尊也说过,找机会一定要杀掉这个凡人。

因为一个削尖了脑袋都要往仙门里钻的凡人,其心思绝对不纯,只怕会搅弄得宗门内全都是是非风云。

当初仲梦然的母亲便是如此,将宗门上下搅弄得鸡犬不宁,险些让安经赋无缘宗主之位。

因此霓裳和秦风之间虽然没什么摩擦,但是就因为秦风的凡人之身,就注定他们之间水火不容。

霓裳微微眯眼看向秦风,眼里露出了危险之色:“你说什么?”

而其他人反应过来说话的人是秦风之后,脸色变得十分复杂。

仲梦然猛然回头,一眼就盯住了秦风,暗自握紧了拳头:他在干什么?他为什么要帮自己说话?他们之间虽然是和做关系,但是仲梦然说过他们之间的合作很单纯,不需要他这种时候冒出来给自己出头,这纯粹是自找麻烦!

桑灿灿本来愣了一瞬,但是很快脸上就露出了激动之色。

原本她刚才看到秦风身上已经穿上了内门弟子的服饰的时候,她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。

本来从一开始她就想把这小子赶下山去,可是最后不仅没能得手,还让着小子混成了无相宗内门弟子。

今天他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穿着内门弟子的服饰出现,这是在明晃晃地打她的脸。

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自寻死路,惹上了霓裳,他还不知道霓裳是什么人物吧?

本来琉沁对凡骨就恨之入骨,对他这个凡骨弟子更是早就动了杀心。

现在要是秦风惹上了霓裳,两边产生摩擦,那秦风就只有死路一条了!

“喂,你惹她干什么呀?那就是个疯女人,很能胡搅蛮缠的!”公孙嗣也没想到秦风这时候会站出来帮仲梦然出头,赶紧用手肘捅了捅他。

“是啊,虽然你是我们的朋友,可要是那个女人撒起泼来,我们俩帮你说话也不管用啊!”东宫雅也低声提醒了一句。

霓裳本身除了是琉沁的关门弟子之外,自己的身份也不一般。

众所周知,琉沁身边的弟子除了全都是女的之外,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她的弟子就必须是出身仙门世家的天生灵骨了。

大家心里都清楚,琉沁这是因为仲梦然母亲的事情受到了打击,对凡骨恨之入骨。

所以能够成为她的弟子,出身来历都很是不凡。

现在秦风招惹了霓裳,哪怕是公孙嗣和东宫雅,也不好和霓裳硬碰硬。

可秦风却泰然道:“我说了什么,你们都听到了。”

他转头看向霓裳,眼底一片漠然:“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的话,可以让家想想你刚才的话。”

“仲师姐不过是帮那几位小弟子说了几句话而已,而且每句话都有理有据,落到你眼里却成了收买人心的狐媚手段……”

“那我能不能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