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形而上论(1 / 3)

第523章 形而上论
“天庭与仙盟之争,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,而比起两败俱伤,或者任意一方的彻底灭亡,和平归一的道路总是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更好的结果……当然,你可以嘲笑说,由败军之将这般陈述未免滑稽,那我就必须要提醒你,即便在天庭越发式微的今天,我若决心亡命一搏,依然能让仙盟文明倒退千年,甚至不复存在……所以,好好想想吧,我会耐心等你的回答。”
对面王洛在这一席长谈后,轻轻拍了拍王洛的肩膀,便要转身离去,令这片寂静的时空恢复流转。
王洛却眉头一皱叫住了他:“等等。”
“呵,我说过,这些事不必急……”
“我让你等等。”
坚决而不客气的语调,成功定住了对面王洛的脚步。
天庭之主回过头来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“仿品”,而后露出一个耍滑头被捉奸的笑容。
“哈,果然蒙混不过去,看来无论是成长在什么样的环境下,我还是我……好吧,的确还有些细节应该补充,我……”
王洛打断道:“取而代之的术法,是如何运作的?我想听你详细讲讲。”
“……”对面王洛沉默了一会儿,又是展颜一笑,伴随笑容,整个空间都仿佛变得更加明亮少许。
“好,那我就来详细讲讲。”
话音落下,四周的光亮陡然膨胀,仿佛要将整个世界也填满……而待光亮逐渐暗淡,明州新恒,已在身下百里之外,身旁呼啸的是足以令真仙也为之却步的高天罡风,风层之上是璀璨而深邃的星空。而向下眺望,明州的山川大地已缩略成盆景模样。
举手抬足间的神通,令对面王洛,终于像是货真价实的天庭之主。
而此时,唯有夜幕下方会显形的弦月,正在不远的星辰簇拥下,显出冰冷的身形,弦月圆心处,仿佛有一双冰冷的视线正居高临下地俯瞰。
天庭之主浑然不在意地向弦月摆了摆手,仿佛老友重逢,但转过头却又苦笑。
“时隔千年,赤诚老祖还是看我不顺眼。老人家从天坠落,摔坏了脑子失了智后,就再也没有当年那般好说话了。好在这个距离下,他也不至于引弓来射我。”
戏谑之后,天庭之主回归了正题。
“下面,我会认真回答你的问题……但在此之前,我要先提一個问题,你有没有听过‘形而上’论?”
王洛沉吟了一会儿,点点头:“记得宋一鸣师叔曾讲过,是一位和赤诚仙祖同时代的大能提出的理论,他认为世间万物,都在高天之上的某个地方,存在一个原型。而万物本身则只是那原型的投影……例如,在某个上界存在一把椅子,而现实中的所有椅子,无论是何种形状质地,都不过是那个原型在不同角度、不同位置的投影。同理,桌子、床、江湖、山海……莫不如此。但更具体的理论阐述,师叔并没有展开多讲。”
天庭之主说道:“没错,就是你说的那个理论,以宋一鸣师叔那个时代的眼光来看,形而上论即便谈不上谬论,也最多只算是上古年间的智者哲论,并不能适配现实文明的发展,到了后世便形同民间笑谈逸闻,不值得过多在意。但另一方面,那位提出形而上论的大能,曾是赤诚仙祖的一日恩师。整个仙界的开辟,都是建立在形而上论的基础上。所以,在回答伱如何通过破坏仙人的唯一性,实现取而代之之前,我要先确认你能理解这个理论的基矗”
王洛点点头:“继续说。”
“好,回归形而上论,该理论认为天地万物莫非投影,那么人类自然也不例外。九州大陆的百亿人口全都是上界在下方的投影,我们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相较于原型,不过是区区杂音。而这也是凡间众生永远无法实现‘超脱自在’的根本束缚所在。”
听到此处,王洛已隐隐有所领悟:“所以,所谓的破空飞升……”
“对。”天庭之主说道,“破空飞升,就是以凡人之躯,去打破高天上界的壁垒,然后在那无暇的鸿蒙创世之地,留下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崭新原型。从此独立自在,不再是芸芸众生的一员。仙道至境的本质便是如此了。仙祖赤诚开辟天庭其实就是将那片混沌上界,化作有形有律的实在空间,从此洪荒万物均修行有道,且有始有终。”
王洛听到此处,不由逐渐皱起眉头,因为这里面实在有些说不通的地方。      天庭之主自然知道王洛的疑惑,又讲道:“当然,仙祖开辟仙界,创立天庭,并不意味着后世的追随者就能轻易沿着仙祖脚步得道飞升。事实上旧仙历的万余年间,自大乘而至飞升,这道瓶颈前卡死了不知多少人。是那些人功力不够深厚吗?天赋不够聪慧吗?很多时候并不是的,决定一个人能否飞升,在于他们数百年来积累的‘道’是否足够独特,是否有资格在仙界留下独一无二的原型。”
说到此处,天庭之主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,身旁的罡风仿佛是随其心意而剧烈呼啸,遮挡了天地间的其余杂音。
唯有天庭之主的声音,清晰而郑重的传入耳中。
“所以,你也可以这么理解:任凭你功力再怎么雄厚,若是世间已有人与你